• <cite id="tqace"></cite>
    1. <rt id="tqace"><meter id="tqace"></meter></rt>
      <rt id="tqace"><nav id="tqace"></nav></rt>
        <rt id="tqace"><nav id="tqace"><button id="tqace"></button></nav></rt>
        1. <ruby id="tqace"></ruby>
          <tt id="tqace"><form id="tqace"></form></tt>
          <tt id="tqace"><noscript id="tqace"><samp id="tqace"></samp></noscript></tt>
          <rp id="tqace"><nav id="tqace"><button id="tqace"></button></nav></rp>

          主題: 字體大小: 默認 特大

          第139章 熟練

          書名:新書 上傳會員:一抹陽光 作者:七月新番 更新時間:2020-12-29 08:15:21

            開車,是一門士族豪門男子必備的手藝。

            這君子六藝之一的御可重要了,若是不會,連老婆都不好娶,因為親迎當日,女婿可是要親自駕車的。

            新娘被眾人簇擁著身穿罩衣出來時,第五倫還得將綏遞給她,而馬援代女兒回絕:“未教,不足與為禮也。”

            這道儀式,大概就是男方表示要將家中大權交給老婆,而女子含蓄謙遜,讓丈夫繼續掌舵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最后一道程序后,第五倫便帶著親迎的車隊踏上歸程,從茂陵到長陵百多里路,他們得一日趕完,所以人人皆騎馬駕車,不敢少停錯過了良辰。

            而女方的人則只能遙遙告別,這讓馬嬋嬋在有帷幕的車輿中鼻頭一酸,回首望去隱約可見父親高大的身影在揮手作別,她差點哭了出來,但那很失禮,只能強忍著。

            唯一的安慰,就是第五倫還算體貼,邊駕車邊與她說著話:“此去路途遙遠,吾妻大可小憩一會,車中放了鴻毛枕,還有薄褥。”

            這儀式還沒辦,第五倫就熟絡地一口一個吾妻,讓馬嬋嬋有些吃不消,這導致她嘴邊的“君子”吞了回去,只能以“良人”小聲稱呼第五倫。軟糯的聲音聽在第五倫耳中很是舒服,但這關系進展是不是快了點?

            雖然表示自己昨夜休憩得很好不困,可其實她幾乎是一宿沒睡,馬車搖搖晃晃開出去十幾里后,就昏昏沉沉瞇著了,等驚醒過來時,是馬車的顛簸。

            再輕輕掀開帷幕看了眼外頭,已是陌生的景致,長陵到了。馬車右側,成國渠邊開始出現一座座高大的水車,在渠水沖擊下緩緩轉動,這是第五宗主這幾年為族人解決爭水訴訟后,順便幫他們修的。

            當馬車駛上臨渠鄉地界時,路邊開始多了很多瞧熱鬧的人,皆是諸第族人,雖老贏疲疾,黃發垂鬟,亦扶杖攜手而來,擠在人群里想看看未來的宗主夫人。

            瞧見車隊經過,他們都十分歡喜,好似是自家娶親般,或拊掌而贊,或說著賀喜的話,孩子們在車前車后跑來跑去,還能得到副車扔給他們的棗子。

            兩乘副車得由新郎親朋好友駕駛,第五倫分別請了同門師兄王隆,以及納言士耿純,二人都欣然答應。

            這兩年,臨渠鄉百姓確實得了很多實惠,朝廷朝令夕改,動輒加賦訾稅,韭菜再能長也有割完的時候,不少窮苦人家虧得義倉義錢幫忙,否則早就家破人亡了,第五倫于他們仿佛救命恩人,這就不難理解馬嬋嬋看到竟有人在田間地頭,遙遙對著婚車頓首。

            而第五倫也不將農業技術敝帚自珍,令力田、三老到各里傳播,遇到有天分的孩子,還收納他們進入第五里的義學識字識數。

            有宗主如此,豈能不感激歡喜?

            而等馬車抵達第五里時,先前顛簸的土路,變成了平整的硬質路面,夯了碎石子填牢。

            “這是我家大父為了親迎修的,整整五里路皆是如此。“第五倫對車內的新娘如是說,比起坑坑洼洼一會高一會矮,雨天直接變成爛泥塘的土路,確實舒服多了。

            在第五氏自己的地盤上,村中央的大樹下甚至用土水泥做了一個半里見方的小廣場,通往塢院的路亦是平整潔凈,只撒了些松毛鋪地。

            迎親的人熱情更甚外頭,畢竟一場場祭祖下來,三天兩頭宣揚田橫五百壯士。原本模模糊糊的共同祖先,被塑造成了一個悲情英雄,將里民的心聚攏在一起。這兩年間時局風雨飄搖,而他們日子還能比過去更好,讓眾人明白了什么叫一榮俱榮,亦對第五倫多了盲目的崇敬。

            馬氏雖是大族,但生活在茂陵城中,遭到過一次族誅后親屬流散,也沒有聚族而居的傳統,雖有些嘈雜吵鬧,但也頗覺新鮮,同時能身臨其境感受到,第五倫在宗族里的地位與聲望,確實如日中天。

            從此以后,她就是第五氏……不,是臨渠鄉諸第上萬人的主母了,這可比料理成分簡單的馬氏復雜多了。

            車停在塢院外,第五霸已穿戴一身好服,在門口翹首以盼。

            看到第五倫帶著新娘下車,她自持羽扇遮著白皙的面容,跟第五倫一起過來對祖父作揖,第五霸不由老懷大慰。

            新婦也美,孫兒高材,宗族蒸蒸日上,就差一個重孫子就完美了。

            剩下的繁雜儀式不足道哉,只說今日來的賓客,第五倫朋友不少,而常安城里的達官貴人亦多有來賀喜的,畢竟他們不看第五氏面子,馬氏面子卻得給。

            一時間第五里嘉賓僚黨,祈祈云聚,車服熙路,驂騑如舞。

            本以為這寒門暴發戶沒見過這種大場面,會亂成一團,卻不想從迎客到宴會,都安排得妥妥當當,從招呼賓客的仆人,到不斷端出食物的庖廚,都透著一股子熟練。

            從新秦中回來的竇融看著這一幕頗為驚異:“比我竇氏辦事都還規整。”

            他看向嚴尤:“伯石公,莫非伯魚也用兵法治族?”

            作為主賓的嚴尤哈哈大笑,竇融確實沒說錯,這兩月來第五倫讓臧怒等退伍的豬突豨勇軍官分開訓練族丁,讓他們知道令行禁止。

            不過,今日婚宴親迎之所以能如此規整,還是靠平素秋社、臘祭一次次大型活動練出來的。

            紅白兩事,最能體現一個家族的組織度:不同時間點該做哪一項;每個程序誰負責;負責的頭頭能不能管好手下的人;出現突發事件時如何靈活處理?這都是要細細規劃過的。

            若是連個婚禮葬禮都辦得亂七八糟,令出多門,這樣的宗族在亂世里亦是一盤散沙。

            而如第五氏這樣齊心協力,猶如臂使,總算沒有白白改造。

            今日宴席,第五霸亦是出了大本錢,甚至都有些奢侈。魚肉重疊,烤肉滿桌,大魚老鱉,鹿胎、鵪鶉,甚至還有南方的香橙……

            且說漢初時講究簡樸,曾頒布“禁民嫁娶不得具酒食相召賀”。

            不過這只是針對平民,官員貴族依然如故,典型的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。

            到了漢宣帝劉詢,他在民間生活過,認為此舉不妥,于五鳳二年(公元前56年)秋天,下了一道詔書,以為婚姻之禮,是人倫中的大事;酒食會友,是行禮樂時使用的。禁止老百姓嫁娶時擺設酒食,以相慶賀,等于將鄉里親朋間應有的禮儀廢除了,令民無可歡樂,這不是教化老百姓的好辦法。

            用意雖然好,但此令一出,也導致民間奢侈之風大起,婚禮如果不大魚大肉地大操大辦,生怕別人看不起,都是攀比出來的。

            按照第五霸的說法:“可不能寒酸,讓賓客們看輕了。”

            對老人家而言,跟門口閥閱一樣,臉面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          第五倫攔不住第五霸,也罷,要鋪張,也不能只集中在小小殿堂之內。他花了不少錢,今日請第五里乃至整個臨渠鄉諸第上萬人吃一頓好的。

            各里都安排了任務,殺豬宰羊,烹魚調羹,雖不如主宴這般奢侈,但亦勝過了社日年節,恐怕許多年后,整個鄉的族人都會記得這場婚禮。

            喜樂是桓譚幫忙弄的,他畢竟是首屈一指的大音樂家,鄉中俚曲、殿堂雅樂都能信手拈來,在外頭有下里巴人以娛民,典禮時亦有陽春白雪提高逼格。

            堂上的告祖、合巹酒、同牢而食等,亦不足道哉,倒是新娘去新房等待的間隙,第五倫在外頭感謝今日到場的賓客,與竇融敬酒時攀談了幾句。

            第五倫笑道:“今日行周公之禮,而我的賓客里,確實也有一位‘周公’啊,得多飲一盅。”

            “伯魚當初從新秦中歸來,可是從廉縣喝到上河城,再飲酒渡冰河,至特武再飲三碗酒的,我這淺量可比不得你。”

            竇周公大笑起來,末了卻攬著第五倫道:“不瞞伯魚,我歸來時入宮謁見,陛下問起新秦中抵御匈奴之戰,我如實說了。”

            第五倫一愣:“何謂如實?”

            竇融道:“便是我只不過是將兵南下威嚇了胡虜,真正擊退匈奴大軍的,是伯魚啊!這件事不說出來,我心中終究不安。”

            巧了,我覲見皇帝時,也是拼命吹噓你竇融,而貶低自己啊……

            然后第五倫愣住了,他倆這波商業互吹,簡直是有毒啊!

            第五倫看著一臉實誠的竇融,只覺得大事不妙。

            “等等,皇帝會不會覺得,我倆都有本事,又為人謙遜,都值得大用吧?”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洞房里的那點事,亦不足道哉。

            只說次日第五倫先起床后,侍女扶起嬌弱無力的新婦,她雖然倦疲,但還是得強撐著梳妝打扮,然后執笄,端著棗栗,跟第五倫去拜見第五霸。

            一聲聲的“大父”叫得第五霸心花怒放,將早就準備好的腶脩交給新婦,表示以后這家,就由她來掌了。

            他年紀大了,加上高興,話語自然就啰嗦,馬嬋嬋教養好,只訥訥答拜,極有耐心。

            第五格的妻子帶著女主人熟悉塢院,馬嬋嬋轉了一圈后,似是不經意地問道:“良人的妾室住在何處?”

            這倒不是馬嬋嬋在意有人共享丈夫,她父親都一堆小妾,見怪不怪了。

            而是昨天一夜下來,她發現丈夫雖然溫柔,但對于男女之事……

            你為什么這么熟練!

            路數一套一套的,讓人難以啟齒,又不好拒絕。

            她只以為,第五倫應該是早就有妾室,可能還不止一個,方能如此嫻熟,不曾想仆人告知,說君子一直忙碌于公務和族事,別說妾了,連找個女仆暖床這種事都絕不曾有。

            這讓馬嬋嬋頗為奇怪,第五倫難道是在外面學的?

            這是否意味著,他在外頭還有其他女人?總不會是女閭吧!雖有些吃味,但更多的還是擔心,若是某天莫名其妙來個女人叫門,還牽著一個孩子,連究竟是不是第五氏的血脈都不清楚,也是頭疼事。

            要養就直接帶回來,在大婦眼皮底下管著,教以規矩,才讓人更放得心,否則終究是隱患。

            可莫要跟她父親馬援一樣,外頭有了人后就拋妾棄子,幾年不著家,那就苦了。

            既然第五倫自己不提,馬嬋嬋也不好說,也不好問,只能暗暗觀察著。且對第五氏的仆從恩威并施,等與她們熟絡后,再慢慢打探不遲,遲早能將那女人找出來。

            除此之外,其余倒是沒什么好擔心的,馬嬋嬋發現,第五倫在宗族里擁有絕對的領導權,威望極高,以至于族人愛屋及烏,也對她頗為恭敬。第五霸雖有兩個庶子,但年紀尚小,暫時不用操心亂七八糟的內部斗爭。

            男女之事,確實能很快拉近兩個人的距離,是夜,馬嬋嬋偎依在第五倫身邊時,倒是主動提及了一事。

            “良人,先前的聘禮,家父全都給了我。”

            加上她的嫁妝,馬嬋嬋現在亦是個小富婆,坐擁三百多萬錢,外加五十五匹好馬,可比千金散盡的第五倫寬裕多了。

            她現在提出,這些錢、馬也用不上,不如交給第五倫處置。

            就跟親迎時第五倫遞綏一樣,這女方的財產亦是做出了姿態,但第五倫饞歸饞,但當然要拒絕,表示絕不會動妻子的私產。

            第五倫只接受了那五十五匹好馬,家里族兵訓練要提上日程,亦需要一支騎隊,馬援是否有時間來幫忙調教調教呢?

            眼看第五倫拒絕了錢,馬嬋嬋又提出了另一個辦法。

            “那妾便拿出百萬錢,放入義倉義錢之中,以供族人不時之需,何如?”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和第五倫與竇融對話后擔心的一樣,七月中旬,他還沒和新婦過上幾天安生日子,就再度受召入宮。

            宣室殿中,皇帝王莽依然如故,只是臉上的疲倦多了幾分,在面對這如同亂麻,處處失火的天下時,他心中是否也會有幾分無力感呢?

            王莽先問起第五倫的婚事,皇室亦派人去給克奴伯送了一份禮,對第五倫和馬家結親,王莽是樂見其成的,畢竟兩家都是新朝“忠良”。

            末了王莽又是忽然想到般,問起第五倫一事。

            “卿今年幾歲了?”

            第五倫一愣,只道:“敢告于陛下,臣,很快就二十一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臣生于前朝平帝時。”

            “元始元年(公元元年)!”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PS:第二章在18:00。

          11083 3894234 MjAyMC8xMC8yNy8jIyMxMTA4Mw== https://m.clewx.com/book/202010/27/11083_3894234.html
          云南福彩网 www.852315.com:涟源市| www.theonlynetwork.com:鄂伦春自治旗| www.bjgyxw.com:怀集县| www.f9676.com:万源市| www.standartstill.com:墨竹工卡县| www.biosourcepharm.com:云霄县| www.aidu49.com:铁岭市| www.michel-berger.net:安平县| www.eyemok.com:漾濞| www.guanglistone.com:诏安县| www.srmcinc.org:涟源市| www.xmtwzh.com:江川县| www.dementiaonourminds.com:闸北区| www.tmhatter.com:晴隆县| www.idccommunity.com:元朗区| www.rentanaudience.com:宜黄县| www.chmian.com:盐源县| www.wldzdp.com:罗江县| www.weikuweiku.com:东宁县| www.shyhdt1688.com:多伦县| www.bigbanganimation.com:安阳市| www.jdlzy.com:甘孜| www.informasijakarta.com:玉田县| www.alanseptictank.com:景洪市| www.lnkqxx.com:界首市| www.howlget.com:邯郸县| www.abouthorses.net:富源县| www.tianhaoyule.com:柘荣县| www.layersnet.com:林周县| www.doubletmortgage.com:芦溪县| www.ef787.com:云梦县| www.kingandqueenspapa.com:磐安县| www.foligroup.com:威远县| www.qs655.com:罗甸县| www.topgunshops.com:卓资县| www.arcadaproductions.com:定日县| www.4000359185.com:桃园县| www.myzhaosf.com:隆尧县| www.mlrsyu.com:大化| www.mr-impact-windows.com:宁城县| www.holistichealthtalk.com:张家港市| www.asscing.com:宁安市| www.wwwdestinos.com:临安市| www.xzrxsf.com:漠河县| www.leicestercityjersey.com:阳曲县| www.johnmarquisford.com:碌曲县| www.notarydmv.com:上蔡县| www.ac8ufu.com:海晏县| www.ewunthegun.com:无为县| www.catdossettboudoir.com:丰原市| www.syyunshengs.com:星子县| www.peacpainting.com:太仓市| www.busemfm.com:崇阳县| www.czyxjx.com:息烽县| www.r7767.com:阿勒泰市| www.xbcncp.com:门头沟区| www.rq6.net:天气| www.blackphoenixband.com:宣化县| www.clubefarroupilha.com:徐州市| www.befms.com:新乐市| www.sjulnas.com:合水县| www.royal-factory.com:于都县| www.motonitro.com:乐昌市| www.ssyqyx.com:大宁县| www.zglynn.com:永康市| www.cecilevangrieken.com:建平县| www.rememberforeverphotography.com:韶山市| www.kootenaylodge.com:吉林市| www.new-taxi.com:尼木县| www.cp3585.com:桐乡市| www.dessertsbyrondi.com:五原县| www.beautyonstage.com:伊吾县| www.asksworld.com:平阴县| www.elegooo.com:巍山| www.youqushu.com:莒南县| www.parachuteins.com:曲松县| www.shouhui1.com:怀柔区| www.rentiyishu123.com:芦溪县| www.lysyjj.com:寿光市| www.kieanna.com:湘潭市| www.nc633.com:滨州市| www.himanidalmia.com:江阴市| www.jiechangjs.com:望都县| www.antonionicosia.com:东乡族自治县|